车祸受伤暂别热爱,裁判克雷格时隔两年重回职业巡回赛场!

斯诺克裁判威利·克雷格将在北爱尔兰公开赛重归职业巡回赛。

2018年,克雷格不幸遭遇车祸头部受伤,暂别热爱的斯诺克舞台,这个苏格兰格拉斯哥人从此踏入一个难熬的康复之旅。他曾一度担心自己不能再戴上那副手套站在球桌前,好在通过专业的治疗之后,他的认知功能得到恢复。

52岁的克雷格有两个孩子——安东尼和迪伦,他们都是斯诺克爱好者,迪伦还曾赢得欧洲U18的斯诺克冠军。

车祸受伤暂别热爱,裁判克雷格时隔两年重回职业巡回赛场!

备受大家喜爱的官方裁判员克雷格已在职业巡回赛工作数年,曾参加执裁威尔士公开赛、英格兰公开赛和世界锦标赛资格赛等顶级赛事,并在二零一七年光荣地执裁了曹宇鹏对战贾德·特鲁姆普的苏格兰公开赛半决赛。

“那是我执裁过的最重要的一场球,也是我出事前的最后一场,”克雷格回想那场半决赛,“就在几个月后我便出车祸了。那场球是在格拉斯哥,因此含义更为特别。不幸的是,受伤的后遗症便是记忆受影响,那一段记忆是没剩多少了。确实可惜,能成为那场比赛的一份子也确实特别。”

在斯诺克比赛场以外,克雷格的工作是在格拉斯哥的一家医疗中心当护士,当时事发时他刚结束工作打算回家,结果在医院外被一辆闯红灯违章的轿车撞倒。他回想道:“我刚走到外面打算过马路,刚走一半那人就闯红灯把我撞了。”

“还好我不记得出事时的场景,听说我的头都把汽车挡风玻璃撞穿了,还有人说我坠落时头还摔到马路牙子上。通过这些说法就知道大概伤成什么样了,我的头几乎把全部的力都吃进去了。”

“我其实没有多久就醒了,觉得自己昏迷了大约45分钟,醒的时候医生已检查完了,把伤处都找到了,说我大脑内有两个出血点还有脑震荡。康复中心的患者都是类似的状况,但很多人都昏迷了几个月,因此我可以没多久醒来算得上是幸运的。”

“我作为护士在手术室见过许多车祸伤者或是类似的病人,但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成为这当中的一个。后遗症十分恐怖,最影响我的是理解不了事情经过。在将近一年半的时间里,最难受的是处在一种他们所说的梦样状态。”

“我会觉得疑惑,随着记忆力缺失,他们管这个叫脑雾,而这便是我的日常。很煎熬,但康复治疗师十分擅长帮我把事情讲得很好理解。大脑就好像一台相当复杂的电子计算机,若把神经系统比成手机地图上的路,就等同于此路不通它便会帮你另找一个。”

“通常我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但说不出口,因此会借助一些方式,例如用‘大象’来表示‘晴天’,就是我的大脑正借助这个词来寻找新的路线。”

康复过程难熬且艰辛,在格拉斯哥脑损伤社区治疗中心的协助下,他竭尽全力尝试恢复日常活动所需要的沟通交流等各项能力。最初,康复治疗师在治疗过程中常常利用克雷格对斯诺克运动的喜爱。

“最开始他们从我生活起居的各种事物着手,我开始利用科技,并在手机上设定提醒事项。我们还会各种做任务,进行心理状态挑战之类的。”克雷格透露自己的康复过程,“开始是一些很简单的事,例如把各种形状的事物越过相匹配的孔,其实过程很煎熬,但我们慢慢能尝试更复杂的挑战了。”

“康复治疗师很看重我以前裁判的工作,他们觉得这能帮我更好地讲出自己的想法,一直帮我用斯诺克有关的道具。他们用一次性纸杯架起一张球桌,放上球。他们最开始应该是没什么兴趣的,但我一直都在向他们讲斯诺克,和一些关键的信息,感觉到最后他们都变成了斯诺克球迷。”

康复治疗师鼓励他以重回比赛场作为长期目标,但克雷格仍是对此心怀顾虑,好在他从未与斯诺克的朋友断了联系。他说道:“世界斯诺克从一开始就很好,还记得他们送了我两个大果篮,祝我尽早恢复。”

“而从我出事开始甚至到现在,我每星期都能接到其他裁判员的电话和信息关心我。他们来格拉斯哥裁苏格兰公开赛时,这当中一些人还会在比赛前过来拜访留宿。这对我而言意味深远,我很感谢。”

“我还去谢菲尔德看里奥·斯库莱恩执裁今年世界锦标赛决赛,确实棒极了,我太为他开心了,他应该站在那里。我对谢菲尔德很熟悉了,从到场看比赛再到执裁世界锦标赛资格赛。”

“回到那的确有些艰辛,我在看里奥执裁时甚至觉得那也许是我最后一次去谢菲尔德了。从门口的安保人员到办公室的帕特,我可以再看到大家确实太棒了,我一直过多关心消极层面,而没有看到积极的一面。”

克雷格的病情持续好转,各项功能慢慢恢复,有关重回斯诺克比赛场的想法也萌发出来。在执裁过一些苏格兰业余赛过后,克雷格得到了2020年八月执裁Q School赛事的机会,表现出自己的最好状态,完美地执行了裁判员的岗位职责。

他说道:“我与康复治疗师团队的女孩们讲过我要执裁Q School的事,她们说让我把这个当优先事项,我会看视频回放向她们讲裁判员的思路,我发现这变成了很简单的事,可以把裁判员要做的事说出来。”

顺利执裁Q School后,克雷格打算重回职业比赛场,正数着日子等待北爱尔兰公开赛的到来。“我唯一能用来形容Q School的便是太妙了!能看到各位朋友确实很高兴,”克雷格强调此次执裁的重要性,“我证实自己还能做到,这是个重要的转折点,我尝试每一步都提早一步想,一切都顺其自然了。”

“每天早上醒来都觉得迫不及待,想要尽早前往北爱尔兰公开赛的比赛场,和大家一起围着餐桌用餐。本以为从此不能那样了,但如今想起北爱赛就心痒难耐,和大家见面,再次一起工作确实好难以置信。”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0-626-8866

1851443328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业务邮箱:billiards@foxmail.com

违规侵权:xingpaitaiqiu@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30-17:30,节假日休息

公众号
抖音
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