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锦赛:“克鲁斯堡魔咒”是心魔,特鲁姆普是将其破除的最佳人选

特鲁姆普可能是首个能在克鲁斯堡初次得冠后成功卫冕的球员,这将使他从其他球员中脱颖而出,并引起一场‘史上最佳’之战。”欧洲体育知名编辑戴斯蒙德·凯恩(DesmondKane)写道。

自一九七七年斯诺克世界锦标赛改至克鲁斯堡举办以后,再未有人能在初次赢得世界冠军后第2年再度夺得此项赛事冠军,这就是著名的“克鲁斯堡魔咒”。

世锦赛:“克鲁斯堡魔咒”是心魔,特鲁姆普是将其破除的最佳人选

从一九七七年到二零一九年这42年以来,这条恐怖的魔咒就像比赛场上的苍蝇一样追着球员们转,怎样都无法破除。唯有一九八六年世界冠军乔·约翰逊和一九九七年世界冠军肯·达赫迪在初次得冠后的第2年再度成功卫冕;而史蒂夫·戴维斯、丹尼斯·泰勒、格雷姆·多特、尼尔·罗伯逊、斯图尔特·宾汉姆则是最为悲剧的“魔咒”受害人,他们的卫冕之旅以“一轮游”悲惨收尾。

戴斯蒙德·凯恩却不相信所谓的魔咒,他觉得克鲁斯堡魔咒的实质是球员的“心魔”,它和比赛状态、心理压力、大众期待值息息相关。愈来愈多顶级球员被所谓的魔咒“击倒”,这个魔咒就愈来愈“妖魔化”,就算是“台球皇帝”亨德利、威名远扬的“75三杰”、接连六年雄踞世界第一王座的马克·塞尔比也未能击败这个恐怖的“心魔”。

7届世界冠军斯蒂芬·亨德利在1991年世界锦标赛1/4决赛中被史蒂夫·詹姆斯以13比11战胜,这是他在1990年到1996年这七年中的唯一一次世界锦标赛战败。

“75三杰”中的老大哥“巫师”希金斯在一九九八年决赛对战一九九七年世界冠军达赫迪时仍是魔咒的“受益方”,但他在1999年的世界锦标赛卫冕之旅却被马克·威廉姆斯以17比10折断于半决赛。

威廉姆斯于2000年战胜马修·史蒂文斯获得了他的首个世界冠军称号,但他在二零零一年止步于16强,这年,征服克鲁斯堡的是“火箭”奥沙利文,但是强如“火箭”也没能摆脱魔咒,奥沙利文在一年后的半决赛遭到了亨德利的“暴击伤害”,对方打出了5杆破百和8杆50+,无力招架的“火箭”以13比17败北。

“莱斯特小丑”塞尔比在二零一四年以18比14打散了奥沙利文的第6个世界冠军称号后,在二零一五年世界锦标赛第二轮比赛中以9比13败给了安东尼·麦克吉尔……

“魔咒”的杀伤力在球员一次又一次的战败下好像越来越强大,但戴斯蒙德觉得,魔咒因球员而起,也会以球员而终。就像二零一三年安迪·穆雷总算摆脱了77年来温网出不了一名英国本土男子单打冠军的魔咒,“克鲁斯堡魔咒”总有一天也会破除。在本赛季已夺得6个排名赛冠军的特鲁姆普便是消除此魔咒的最佳人选

“特鲁姆普风格清爽干净,旁若无人地入球,又有安全球加持。除奥沙利文外,他浑然天成的斯诺克素养和冒险精神在当代斯诺克已经是少见。”戴斯蒙德如此赞扬特鲁姆普。

上赛季,将要迈进而立之年的“小特”成功征服克鲁斯堡,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王牌君”。若本赛季三十岁的“王牌君”能消除“克鲁斯堡魔咒”,他一定会成为斯诺克“史上最佳”候选人中强有力的竞争者。

“若贾德能消除魔咒,他就会在斯诺克历史上名垂千古。”戴斯蒙德写道。

新冠肺炎疫情不可避免地将球员的训练计划打乱,但戴斯蒙德看得很开:“人生道路中无穷的挑战就就像拼图一样,并非是依顺序给你安排好的。假如特鲁姆普想把斯诺克带到新高度,关键就是要懂得解决挑战。就像一杆清台,顶级球员和普通球员的区别就取决于怎样拆解球堆。”

“特鲁姆普拼图中缺少的最后一块便是今年的卫冕了,只在今年,机会唯有这一次。对特鲁姆普而言,名垂‘斯’史,在此一举。”

本届世界锦标赛卫冕冠军特鲁姆普第一轮比赛将对战汤姆·福德,比赛采用19局10胜比赛规则,分两个阶段展开,第一阶段9局,第二阶段10局。第一阶段将于中国北京时间7月31日17时进行。之前双方共计14次交锋,特鲁姆普10胜4负。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400-626-8866

010-6125848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xingpai14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30-17:30,节假日休息

公众号
抖音
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