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菲:从小就热爱斯诺克,退役后希望可以把解说变成新常态!

全球排名第6的肖恩·墨菲恰逢当打之年,除了斯诺克赛场,38岁的他如今也将能量释放在解说席,很是享受。

“魔术师”墨菲作为威尔士公开赛冠军参加2020斯诺克“冠中冠”,在第2组首场2比4败给大卫·吉尔伯特被淘汰,然后转到解说席。之前他还在BBC和其他广播公司担任过比赛解说与评论员。

墨菲:从小就热爱斯诺克,退役后希望可以把解说变成新常态!

很明显球手依然是他的主业,但墨菲也直言,退役后他很乐意将台球杆换为话筒,以解说、评论员身份继续参加斯诺克。世界斯诺克巡回赛(WST)找到肖恩·墨菲,聊了聊他在电视团队的感受如何……

WST:肖恩,解说角色需要的分析、注释能力对你的内场表现是否有帮助?

Murphy(肖恩·墨菲):我当然能在解说过程中看到一些独到之处,会考虑自己也尝试。几个赛季前我曾经历艰难过阶段,之后在解说一些顶级球手的比赛时有了一定的收获,发现自己在围球得分过程中太保守,而很多人会比我更早选择打散球堆。

我也更改了自己的战略,也的确因此迎来转折,这就是个典型的事例。我认为能退居幕后发声是我的荣幸,斯诺克直播少不了解说,从我九岁开始就看球赛听解说了。站在话筒后很兴奋,这是个十分重要的位置,你需要向每一个在家里观看的人讲解,我很享受在其中,如果还有机会解说我会很兴奋。

在工作间一定要保持敏锐,必须把握住每个可能影响比赛结果的大转折,在真正担任前我都不了解这些,的确很消耗精力,在那个小屋子里很熬人。本身作为球手,我不会对同行持有批评的态度。

斯诺克并不是一项容易的健身运动,对技术要求很高,但我也会有一说一,这是解说的前提条件。

WST:在将要进入直播的时候你会觉得紧张吗?

Murphy:其实不紧张,很明显没有什么比在克鲁斯堡(世界锦标赛)或亚历山大宫(大师赛)手握着台球杆走出场更紧张的了,准备解说的过程算是轻松多了。反而是作为首席评论员开场、结尾时,和黑泽尔、杰森和其拉齐(以上皆为主持人)等人直播连线会觉得很艰难,也很紧张。

你会在耳机里听见导演的各种指引,例如相机位置、时间这类的各种事,这些事会让你离开舒适圈,但是能学得其他专业技能,技多不压身。

WST:详细了解各类专业技能会很费力吗,例如什么时候切入实景拍摄或者什么时候开口。

Murphy:很费时间,你无法知道话要说多少,也不知道是要解说给谁听。是给资深球迷解说吗,还是给从未看过比赛也不太懂规则的新观众?菲尔·耶茨给我提供了小技巧,那便是言简意赅。

斯诺克是一项充满戏剧化的健身运动,很多时候便是让画面说话,简单明了,观众最不想要的便是那类说起来不停不知道安静的解说。

我总想说些观众看不见的层面,大部分观众不用我解释规则,但我可以和其他们说球手选球打的想法、思路,例如球手为什么要这么打而不那么打,这就是我的作用。

有时候解说席两人全是球手,那么其中一个就需要担任主讲的角色,很刺激的挑战。这是一项全新的专业技能,要学的东西比想象中要多很多,你需要和其导演沟通交流,你一边说节目就在一边编辑着,你会听见切入画面的倒数声。根本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但如果还有机会我也会去做。

WST:你如何把参赛和解说结合在一块,是否乐意把打完比赛就去解说变为一种新常态?

Murphy:就我平时参赛来讲,我若没有比赛打也会看转播。觉得像是做噩梦一样,比赛期内如果我是下午打比赛,吃了晚餐便会坐那看一晚上斯诺克转播,我非常爱斯诺克,从小到现在对它的喜爱分毫未减,如今我面临的是有人付费要我解说,真是跟中大奖一样,希望会维持下去。

等我退役,希望我可以把解说变为新常态,我不可能始终保持高水平,终有一天参赛不再是我的重心,那时候我可以致力于其他事,而除了斯诺克我都不太懂,因此能以某种形式继续建立联系肯定是好事情。能在镜头和其话筒前工作就太棒了。

来源:(世界斯诺克)

相关新闻

400-626-8866

010-6125848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xingpai14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30-17:30,节假日休息

扫码关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