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赫迪:在退伍前我好想再去一回克鲁斯堡,再给那个舞台一个吻

7月26日六届世界锦标赛亚军怀特无缘正赛,7月27日一九九七年世界锦标赛冠军达赫迪也惨遭淘汰。在无缘世界锦标赛资格赛第四轮的同时,达赫迪也跌出了世界排名前64位,51岁的老将降级了。

达赫迪说:“我在克鲁斯堡享受了许多幸福的时光。但谁知道呢,或许那就是我最后一次在那里比赛了,但我并没有放弃希望。”

达赫迪:在退伍前我好想再去一回克鲁斯堡,再给那个舞台一个吻

在社交网络上,达赫迪写到:“感谢大家最近的留言,对失败很失望,今年不会出现在克鲁斯堡打比赛了,祝贺马克-金,他打得非常好,祝他好运。”

在参加此次世界锦标赛前,达赫迪在访谈中表示,“在退伍前我好想再去一回克鲁斯堡,再给那个舞台一个吻。”达叔说,克鲁斯堡是一个圣地,我很高兴能最少可以把冠军奖杯举起过一回,没有人能将我的名字从上边抹掉。坦白说我很期待资格赛,尽管比赛时兵戎相见,但实际上气氛非常好,大家都会面临同一种情况,只是于我而言意义更为独特些,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做好准备。

今年九月份,达赫迪将迎来51岁生日。从1990年达赫迪转为职业开始,今年已经是他出战的第30个赛季。达赫迪在二零零六年七月,全球排名去到了第2位,这也是他的最高排行。三十年职业生涯中,达赫迪得到过6个排名赛冠军,并在一九九七年拿到了世界锦标赛的冠军。尽管147是他的黑洞,但在2012年的保罗-亨特经典赛上,他依然是完成了自己职业生涯的首杆满分。

达赫迪是近三十年来,距摆脱克鲁斯堡魔咒最近的参赛选手。一九九七年得冠以后,达赫迪在一九九八年再进决赛,在大家都觉得克鲁斯堡魔咒会被消除之际,决赛中希金斯18-12击败了达赫迪。达赫迪在二零零三年再一次打进了世界锦标赛决赛,这次败给了势不可挡的马克-威廉姆斯。

从那以后,达赫迪盛年就已不再,近些年的最好战况是在二零一七年的里加大师赛进入了四强。达赫迪上一回亮相克鲁斯堡正赛还是2017年,那时候打进了第二轮。但是达赫迪长期兼任斯诺克解说,社交网络也是达人,所以年轻的观众对这名球员并不陌生。

达赫迪降级以后,网友号召赫恩给达叔一张外卡。达赫迪也是一代人的记忆了,尽管巅峰状态并不久。下面为网友的一些评论:

肯,始终是都柏林的传奇;一直以来都为你感到骄傲;如果全世界的斯诺克球迷被夺走了收看肯-达赫迪再一次比赛的机会,那这真的是这项健身运动又一个悲痛的日子;球迷们膜拜他,他是个伟大的奇才。我认为,没有他在巡回赛,是重大的损失。

达赫迪是曼联球迷,一九九七年世界锦标赛得冠以后,他在曼联主场老特拉福德在55000名现场观众前展示了冠军奖杯。

二零零二年,达赫迪在浴室摔倒,撞了一个装饰品,左眼差点失明。达赫迪七岁时,从棚房房顶掉来到一个金属垃圾箱上,右边脸留下了那道疤痕。

比赛场外的达赫迪有自己的物业,有器材公司,商业头脑非常好。达赫迪的爱子2007年出生,现在在学网球,达赫迪曾带爱子去现场看了温网和伦敦的ATP年终总决赛。

相关新闻

400-626-8866

010-6125848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xingpai14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30-17:30,节假日休息

扫码关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