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的我,想说说自己的故事

最近,小星收到了一位球迷发来的私信。他讲述了自己二十几年来和台球的故事,以及一些感悟。小星将分两天讲述这位球迷的故事。今天是第一部分。

我,今年三十而已。我,从小时候被家人带着去球房开始,不可自拔地喜欢上台球。这是我的故事。

我出生在北方。

8岁,父母第一次带着我走进台球房。

那时的我也就勉强能够得到桌子,但很快喜欢上一杆一杆把球打进的感觉。

大人们都管这个项目叫“黑八”,规则很简单,过程很好玩。

每个周末,家人都带着我去打几下。

三十而已的我,想说说自己的故事

那时候的我不会上网,家门口的台球房,是我对台球唯一的了解。直到15岁那年,一次偶然,我在电视上看了一场台球直播。

15个红球,再加上几个花花绿绿的球,这是什么台球,为什么之前从来没有见过?

很多人和我一样看了那一场直播,没错,那就是2005年斯诺克中国公开赛决赛。我牢牢记住了丁俊晖的名字,也牢牢记住了斯诺克这三个字。

接下来的一切似乎并没有太多改变。台球房并没有在我眼中如大海一样的斯诺克球桌,我继续一边上学一边玩“黑八”。不过,我越来越多地在电视上听到丁俊晖的名字,我开始看斯诺克比赛,慢慢了解规则,也开始get到斯诺克的乐趣。

三年过去,我考上南方一所大学。进大学后的第一个周末,我跑向最近的台球房,想好好体验“黑八”。结果傻眼了——没有一张“黑八”球桌,满眼都是斯诺克或者美式。

我不解地问球房老板,他说:这是南方,斯诺克和美式在南方比较火。

“不过你既然看过斯诺克,那么多打几次,应该能打好。”

三十而已的我,想说说自己的故事

我就这样踏上了斯诺克的道路。当第一个寒假结束时,我的斯诺克水平已经可以称霸整个院系。

这半年,我认识了不少球友。有时我会提到“黑八”,有的人觉得“黑八”很好玩,有的人却说:“‘黑八’没意思,太简单了。”

寒假回家,打几杆球是免不了的。不过,许久不打“黑八”,自己很不适应。朋友问为何,我说,在学校天天打斯诺克。

“斯诺克有什么好的?打斯诺克的人一个个拽得很,看不起我们‘黑八’。”

无语,无奈。血气方刚的我,没少和这些人争执到面红耳赤。

毕业之后,我回到家乡工作。台球仍然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我有时间就出去打一打。“黑八”球桌开始越来越多地被叫做中式台球桌,它们仍然遍布家乡的大街小巷。不过,斯诺克球桌也不再那么难找。

我在中式和斯诺克里“反复横跳”,只有一个原则:凡在我面前说捧中式踩斯诺克的,或者捧斯诺克踩中式的,我一概不理。

都是台球,为何要在我面前争论谁“好”谁“不好”?我身边那些打台球的人,有的更喜欢中式,有的更喜欢斯诺克。有的性格直率火爆,赢球激动输球沮丧;有的安静沉稳,打丢一个球也不会多说什么。但他们对于台球的热爱是一致的。

我身边有打中式的朋友,年年去鞍山参加中国锦标赛。虽然每次都没能打进正赛,都乐在其中。“打比赛还是不一样。”

一个在大学认识的朋友,毕业后一直参加业余斯诺克赛事。他那股劲头,一直让我很羡慕——如今我虽然三十而已,但家庭和工作的压力,已经让我放弃了参加比赛的心思。

因为疫情,我今年看球比打球多得多。进入夏天,我经常一边看着中式台球,一边看着斯诺克。有的弹幕会把中式台球和斯诺克比来比去,我选择一笑置之:都是台球罢了。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400-626-8866

010-6125848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xingpai147@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30-17:30,节假日休息

扫码关注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