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冠是个坎吗?奥沙利文“克星”有话要说

首冠是个坎吗?

夺得第一个职业冠军,能让一位斯诺克球员记一辈子。当然,很多人从未能经历夺得首冠后如释重负和欣喜若狂的感觉,从未成为站到最后的人,从未举起过奖杯。

球员越接近胜利,面对的压力就越重。我们经常听人说“如果他拿到第一个冠军,他会赢更多。”每项运动中都有天赋异禀的运动员终其一生未能实现突破。

名教头克里斯·亨利是去年世锦赛冠亚军得主塞尔比、墨菲的教练。亨利在调节球员的心理方面有一种思路,这种思路基于神经科学:重复和习惯可以帮助大脑将潜在的困难情况正常化。他认为,最紧张的竞争场景可以在实践条件下模拟,这可能是成功的关键。

“很多都是潜意识的。大脑中有一种叫做PCM的东西——心理控制机制。它基本上就像一个性能恒温器。想象你在一个房间里,你想让它更暖和,你把恒温器调到22度,暖气就开了。然而,一旦温度达到22度,恒温器就会意识到这一点,并切断暖气。我们的潜意识有一定程度的表现和成就,如果我们的表现有超越自己的设想和信念的趋势,想超越那个标准,很难。

“例如,如果有人即将实现他们的第一杆破百,他们开始变得非常紧张。大脑无法识别这种水平的表现。这时大脑中被称为杏仁核的部分开始发挥作用。它的工作是保护人免受潜在的危险,或者远离它不认识的东西。

“我们要做的是创建‘内存文件’来绕过它。我们在练习时可以做到这一点,因为潜意识不知道什么是真实的,什么不是。2002年世界锦标赛,我和艾伯顿一起工作,当年他决赛战胜亨得利。我们过去常常在他岳母的车库里,进行关于赢得世界冠军的想象和角色扮演。因为他之前在克鲁斯堡输给过斯蒂芬,所以他经常想象在决赛中打败他的情景。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我们看了抽签结果,发现斯蒂芬在另一个半区。最后真的是斯蒂芬出现在决赛,彼得实现了他的终极目标。”

近几年,有几位老将实现了职业生涯首冠。2016年北爱尔兰公开赛,马克·金转职业25年后圆梦,在一场张力十足的决赛里9-8绝杀霍金斯。

首冠是个坎吗?奥沙利文“克星”有话要说

“我在贝尔法斯特夺冠之前做了很久的假想准备,还幻想家人在其中。对我来说这就是一切,每个人都在,感觉很奇妙。这就是你奋斗的目标,我见过塞尔比和希金斯夺冠后带着家人上台。我说自己也想体验这样的快乐。那一周,我是最好的,我夺冠了,拿到了奖杯,体会了那些感觉。不再有失望,也不需要重新开始,真的太好了。”

“我还在打球,因为我想再赢一次。我不想只拿奖金。有很多人会觉得我再也不能夺冠,他们会觉得那一周属于我,以后我再也做不到。我想让他们哑口无言,我想再做到一次,证明当年不是昙花一现。”

和金类似,汉密尔顿追逐首冠花了26年。2017年德国大师赛之前,汉密尔顿总是被认为是“未夺冠球员中最优秀的球员”。不过一切在这站比赛被改写,他决赛9-6战胜卡特。

事实上,汉密尔顿和金差点在2016年北爱尔兰公开赛决赛相遇。汉密尔顿半决赛决胜局关键时刻意外碰到白球,5-6输给霍金斯。

“德国大师赛之前的十年是不错的,我实际上已经接受没有冠军的现实,甚至没有考虑过。我35岁开始遭遇背伤,我意识到自己不会夺冠了。我不再为这件事担心。”

“和巴里(霍金斯)的半决赛,是10年来我第一次觉得自己还不是完全一无是处。当时的我不是现在这个只会糊弄的老家伙。当时一切突然显灵,我又成了一位不错的球员。我能掌控自己。没错,我碰了白球然后输球,但我觉得自己可以马上再打一天。那感觉棒极了,这种感觉在柏林得到转化。”

首冠是个坎吗?奥沙利文“克星”有话要说

“在父母在场的情况下赢得冠军简直是童话,我可以把这个带进坟墓。如果把这个过程视为体育电影,那太俗气。我状态正佳,并延续了下来。有着自信和敏锐的斯诺克球员可以打出了不起的表现。”

汉密尔顿圆梦柏林后,当大家提到“从未夺冠的最优秀球员”时,就开始不断提及吉尔伯特的名字,尤其是2018年世界公开赛决赛9-5到9-10被威廉姆斯翻盘、2019年世锦赛半决赛16-17负于希金斯之后。不过如今,一切云开雾散。

“我想我终于可以笑了,打斯诺克时可很少如此。回到俱乐部终于不用听老乡们年复一年地打击我,这感觉太棒了。他们什么也说不出来了,白纸黑字就在眼前,我是冠军。”

首冠是个坎吗?奥沙利文“克星”有话要说

“无论是单局限时赛还是英锦赛都不重要,赢了就是赢了。我不会忘乎所以,说得好像我读过每一本自助的书。现在我想再赢一次,至于会不会发生我不知道。我会继续努力,力争进步。”

新的一年已经到来,达成职业生涯首冠无疑是很多球员的新年目标,其中自然包括两次排名赛四强球员斯莱瑟。但斯莱瑟认为,如果能把眼光放得比首冠本身更远,那么突破首冠这件事,或许并不那么烦人。

首冠是个坎吗?奥沙利文“克星”有话要说

“如果你想成为多次排名赛冠军得主,那么首冠什么的不应该成为问题,夺冠的压力总是在那里。看看威廉姆斯和奥沙利文这样多次夺冠的人,赢1个还是10个,都不重要。他们对胜利充满渴望,总想赢得更多。”

“他们是有史以来最好的一批球员,但同样重要的就是他们强烈的渴望,他们总想赢得更多。你必须瞄准目标,如果错过了那就是错过了。我认为很多人的目标太保守了,拿一个冠军或者进一次决赛就让他们心满意足。如果你不把目标设得很好,那我无法理解你为什么在打球。”

值得一提的是,斯莱瑟是少数在交手记录中领先奥沙利文的球员,其中包括2018年中国公开赛第一轮的6-2,尽管奥沙利文在比赛中打出147。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0-626-8866

18514433287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业务邮箱:billiards@foxmail.com

违规侵权:xingpaitaiqiu@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30-17:30,节假日休息

公众号
抖音
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