邦德难忘25年前夺冠故事 对斯诺克热爱不减

25年前的英国公开赛决赛,邦德希金斯激战到决胜局,结果邦德在希金斯已经超分的情况下,做出一杆斯诺克,最终在争彩阶段完成翻盘,夺得个人迄今唯一一个排名赛冠军。今年,英国公开赛正式回归赛历,即将56岁的前世锦赛亚军将于首轮对阵杜安·琼斯。

“这一定是最棒的决赛决胜局之一,也是我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杀入世锦赛决赛当然很值得一提,但英国公开赛排第一,因为我夺冠了。”

邦德难忘25年前夺冠故事 对斯诺克热爱不减

“最后需要做斯诺克的时候,看起来我已经没戏了。多数时候,当你的对手是希金斯,而你需要做斯诺克的时候,基本没戏。他整个职业生涯都在对对手做这种事。希金斯的清台能力和下分能力众所周知。这或许不是我想要的获胜方式,但无疑多了几分戏剧性。”

“不管怎样,我做上了斯诺克,从逆境中爬了出来。我只是觉得自己需要打进最后一颗黑球。幸运的是球进了。我们为彩球争了好一阵,气氛非常紧张。我感觉不能给他留下任何东西。这场比赛座无虚席,没有比这更戏剧性、更令人兴奋的过程了,紧张感和肾上腺素是无与伦比的。”

邦德认为,当年进入世锦赛决赛的经历,很好地帮助他如何应对这种关键时刻下的压力。“世锦赛决赛非常扣人心弦。这是我上场前最紧张的一次。我认为所有半决赛和决赛经历都能帮助我保持稳定。英国公开赛之前,这些经历让我学到了很多。最后争彩球时,我就是玩肾上腺素游戏。我觉得自己处于比赛之时,无法理解场面有多不同寻常。你的想法只是努力留在比赛。当你完全全神贯注的时候,就彻底进入状态了。”

自从1989年转为职业以来,邦德每个赛季都能留在职业赛场。邦德已经开始教练生涯,他表示一旦跌出职业就将退役。

“这是我的第33个赛季,期间我从没拿过任何邀请外卡。拥有33年不间断的职业生涯,我非常骄傲。(今年世锦赛资格赛)如果我输给李·沃克,是不会参加Q School的。如果我掉出职业,那么到此为止。我11月满56岁,我有过属于自己的好时光。我再也回不到前16或者前32了。我有过好日子,没理由抱怨。我有一段不错的生涯,斯诺克之外的生活也很棒。”

“能在55岁打回前64,我非常骄傲。几年前我在英锦赛表现不错,打入八强(注:邦德指的是2019年英锦赛,最终丁俊晖夺冠)。英锦赛当然很重要。你不会忘记自己该如何击球,但事情的关键在于如何展示出来。我很高兴像大家证明自己还能打。我清楚有些人觉得我不行了。好成绩需要的是在某一周拥有一点点运气眷顾,然后水到渠成。1/4决赛对阵艾伦,决胜局之前我确实开始觉得自己可以走到最后。遗憾的是自己在决胜局没有任何机会,5-6输掉。”

“留在职业赛场、继续做我享受的事情,是一种挑战。我每年唯一的目标是保级。我没有设置任何别的目标。只要能保住职业资格,我就会打下去,因为我真的热爱斯诺克。一旦掉出职业,那么结束。”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400-626-8866

010-61258486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billiards@foxmail.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8:30-17:30,节假日休息

公众号
抖音
快手